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纪实 >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

    2016-09-03  |  李淼  |  微信号:threewatermiao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

    大家好,今天我们如约,来更新一篇杀人案。

     

    我知道这两天你们都在看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的嫌疑凶手落网。然而,我目前不打算写这个案子。原因很简单:无论是对凶手本人的成长环境、心理发展和作案细节,目前的资料都很难让人写出——甚至是看到,与新闻通稿不同的更丰富的细节。对于杀人嫌疑犯的所有描写,如果缺乏详细的调查,那只能让我们看到一个「杀人偿命」的结果,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而上一个系列中,御殿场事件无论真相如何,但检方在整个审判过程中所提出的证据,都存在着各种无法解释的疑点。因此这个事件才成为日本司法史上如此著名——当然,你们在百度上找不到相关内容是很正常的,因为无论是天涯还是百度贴吧,都没有人愿意费力不讨好地写这个既不吸引流量也没有各种诡异剧情,更无法让人脑洞大开去「分析凶手」的冗长的案子。

     

    但我就是想写这样的事件。因为在每个案子中,我喜欢的部分并不是犯罪嫌疑人如何做下那一桩桩罪案,而是他们如何从一个清白的人,一步步走上了这条邪路;而侦查最终破案的警方、检察院,又是如何收集分析一条条线索,从而最终剥离出事情的真相。这样的过程,不仅仅是让读者可以明白,更可以让我自己清晰地看到,所有的罪犯都不是从天而降的怪物,而是一名名从自己的人形中破茧而出的恶魔。

     

    御殿场事件作为一个异例,我们可以看到检方提出的证据是多么无力,而辩方的种种努力又在司法体制中被无视被宣告无效。作为嫌疑犯的个体,在体制的碾压面前是如此无力,这事实上也为我手中的很多冤案的审理过程资料提供了更直观的判例。

     

    但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看我每个系列更新之前,写下的这些罗嗦的卷首语呢?

     

    今天我们的故事,就从一起灭门血案开始。

     

    ===========================

     

    1992年3月6日早上9点10分,千叶县葛南警察局的行德派出所接到一通报警电话。电话从船桥市的一间杂志社打来,报警说:「公司的社长今天没来上班,从昨天晚上开始状况就很奇怪。请问能不能去他家里看看?」

     

    放下电话的警员随即前往行德车站附近的社长家。社长的家位于一幢海边公寓的8层,风景优美,距离东京迪斯尼乐园仅有两站路程。警方来到这间房屋门口时,突然听到屋中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喊叫声:

     

    「臭娘们,你想死啊?!想死我就宰了你!」

     

    为了不惊动屋中的人,警察们取道邻居家的阳台,从外侧翻进了806室的露台。眼前的一幕让人过目难忘:

     

    客厅的地上,散落着几具早已断气的尸体。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抓着一个女孩的脑袋往墙上撞,另一只手上紧握着一把沾满鲜血的菜刀。在他们脚下,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女孩还在挣扎着没有断气...

     

    4名警察冲入屋里,控制住了那名浑身是血的男子,救下了精神已经恍惚,身负重伤的那名女孩。在现场,总共发现四具尸体,与被救少女的关系分别是:83岁的奶奶,36岁的母亲,42岁的父亲,以及4岁的妹妹。

     

    这名被救下的少女,当时年仅15岁。而行凶的男人也不过19岁,他的名字叫 关光彦。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
     

    ======================

     

    关光彦,1973年出生于千叶县松户市的一个工薪家庭。从小喜欢体育,从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就开始在游泳学校里练习游泳。1980年,他的外公突然患上重病,为了继承妻子一方的家业,关光彦的父亲带着全家从松户搬到了东京江东区。在这里他们用外公的资助买下了一间公寓,从此开始了在东京的生活。

     

    因为飞来横财的缘故,关光彦一家的生活也变得奢华起来。父亲购入了豪车,又给自己买了很多奢侈品,并且染上了赌马等嗜好。这样一来,他反而对继承的家业毫不上心,家族企业的经营每况愈下。看着自己父亲一手打造起来的事业,就这样被丈夫如此漫不经心地经营着,光彦的母亲又气又急——然而这也没办法,因为按照日本的规矩,女人接手家业是一件很罕见的事情,若不是家中没有男丁,女人是很难成为家族的领袖的。

     

    因为母亲对父亲的做法颇有微词,同时父亲也对母亲碍手碍脚的做法感到不自在,于是夫妻关系急剧恶化。据光彦自己回忆,曾经很多次看到父亲把母亲的脑袋按到装满水的浴缸里。而在这样恶劣的夫妻关系下,父亲也把自己的怒气迁怒于家中的孩子们,经常让他们到楼道里罚站,或是不由分说直接暴打一通;遭受家暴的母亲也会时不时把委屈发泄到孩子身上,一言不合便会扇孩子的耳光。而孩子们的唯一快乐时光,便是到了周末去外公外婆家玩上两天。

     

    看到这里,大家一定会觉得关光彦的父亲是个「凤凰男」,借着跟他母亲结婚的机会,从此走上了继承妻子一方家业的道路。事实也正是如此。

     

    关光彦的外公以经营鳗鱼饭馆为业,从一间小店开始,用几十年的时间拼命经营,在东京各地开了多家分店,在东京小有名气,最终发展成为了年销售额10亿日元(6500万人民币)的大企业。然而,外公最初虽然信任自己的这名女婿,但随后因为女婿的所作所为,让外公也无法安心地让他成为自己的接班人。所以虽然外公外婆心里喜欢关光彦,但却与他的父亲处于断绝往来的程度。

     

    这样的日子大约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母亲终于无法忍受父亲的暴力虐待,于是带着两个儿子一起离家出走,回到了自己的娘家。一心以为就此丈夫会回心转意来寻找她们母子,然而时间过去了一个月,丈夫却根本没有到老丈人家上门道歉的意思。坐不住的母亲便委托家里的邻居看看丈夫的动向,却发现他早已在外面开始跟一名陪酒女同居了,家里几乎不回去。心灰意冷的母亲于是搬出了自己的娘家,带着兄弟二人在附近的葛饰区租了一间非常简陋的小公寓,开始了单身母亲,三人相依为命的生活。

     

    而此时外公一家,虽然想接济光彦母子三人,但自己也摊上了一桩麻烦事。光彦的父亲自从跟他母亲分居之后,认识了一名陪酒女。为了满足这个年轻女孩的种种要求,换取她的欢心,他把豪车卖掉,又从自己继承的公司里支取了大量现金,同时又开始从高利贷里借钱。但因为公司的经营状况不佳,他也很快断了财路。面对数额达到一亿多日元(650万人民币)的高利贷借款,他毫无偿还的方法,于是家里经常有黑社会前来讨债,陪酒女也就此跟他断绝了联系。百般无奈之下,他只好将关光彦外公分给他的一间分公司,抵押给了高利贷,并且恳求他们去孩子外公那里清算其余的债务。就这样,外公一家在给女婿一间分公司之后,还赔上了大部分自己苦心经营的事业,才勉强让妻子和外孙躲过了黑社会的骚扰。

     

    经过了这件事之后,关光彦的父母终于起诉离婚,然而也就此变得家徒四壁。上到小学四年级,关光彦家里甚至没有写字台,只能把纸箱堆起来当作桌子写作业。因为家中的异变,光彦的朋友也越来越少,周围的小朋友都远远躲着他。而从这时起,关光彦也明白了都是由于父亲,才让原本和睦的一家人变得如此狼狈,在内心中埋下了憎恨父亲的种子。

     

    到了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光彦的父亲开始要求母亲跟他复婚(这男人脑子里有屎吗?),开始对母亲变本加厉地跟踪、威胁。于是没有办法的母亲只好带着兄弟两人连夜搬到了千叶县,开始了隐姓埋名的生活,光彦也随之再次转学。但在新的学校里,当大家要填写「家庭联络表」的时候,需要每位学生写下自己家的电话。因为家里贫穷,所以光彦只能说「我家没有电话」,班里哄堂大笑。随后班中的同学便开始说他「又脏又臭」、「从贫民窟来的小孩」,在班中处于被隔离、被欺负的地位。

     

    这里我们要插一句嘴,说说日本的「学校欺凌」。按照我们平时的想象,经常是那种身体瘦弱、性格懦弱的小孩被班里较强壮的孩子欺负。但在关光彦这个例子里,他从小擅长游泳等各种体育运动,个子在班中是最高的,而且身体强壮。然而,小孩子之间的欺凌,往往并不是身体上里的暴力,而是一种群体性的「孤立」,用软暴力去欺凌那些在班里不受欢迎的孩子。而我们文中的关光彦,当时遭遇的就是这样的软暴力。而面对这样的软暴力,可并不是「谁打了你你就去拼命」那么简单就可以摆脱的。

     

    据关光彦自己供述,当时他看到了新闻里有个被同学欺凌的小学生跳楼了,于是他也想到过自杀。

     

     

    =======================

     

    小学毕业后,关光彦升入了初中。因为从小运动神经就比较发达,而且身体发育很优秀的原因,他同时加入了游泳、棒球、空手道等等课外活动小组。因为性格活泼,而且体育成绩很好的缘故,他开始在同学中有了人气,在初三的时候更是担任了班长的职务。但与此同时,身边的一些朋友开始带着他在校外抽烟、喝酒,由此也交往了一些社会上的青年。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

    (中学时代的关光彦)

     

    而在他中学这段时间,家里的经济状况也逐渐好转。母亲认为「培养儿子的方面,家里还是需要一个父亲」,于是开始和前夫见面,光彦的父亲也开始时时来家里做客。但对于光彦来说,他对于父亲的憎恨,从未消失过。

     

    初三临近毕业的时候,关光彦在街上被一辆失控的汽车撞伤,右腿和肋骨骨折。因为在医院手术的原因,他没能参加毕业考试,因此也就丧失了申请公立学校的资格。一直擅长运动,尤其是棒球的他,便把目光转向了棒球成绩突出的私立高中,希望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在高中棒球里一展拳脚,成为一名职业棒球选手。

     

    然而现实是严酷的:因为手术伤病的原因,他在入学时的技术测验中便被棒球队刷了下来。转而投奔垒球部的他,又因为时常透露出对没能加入棒球队的遗憾,以及各种嫌弃垒球部的技术,招致了高年级同学的反感,被前辈们用衣服罩住头部狠狠揍了一顿。从此他便心灰意冷,彻底远离了运动。在社会上的朋友的影响下,他开始跟这些青年一起「截钱」:在街上盯住落单的学生,然后打劫他们的零花钱。遇上对方叫人来复仇的时候,便一同去打群架。在这样的青春里,他开始逃学旷课,夜不归宿,天天混迹在社会青年的圈子里。当偶尔回家的时候,母亲对他稍加说教,他便对母亲和弟弟拳脚交加。

     

    家庭暴力人格的形成,与青少年时期的家庭影响是分不开的,这点在关光彦的身上体现得一清二楚。自己明明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但却逐渐形成了暴力残虐的性格,这也是他之后犯下非人罪行的一大原因。

     

     

    =========== 初恋,以及初上法庭 ==========

     

    然而,关光彦毕竟还是有着纯真的一面。在他混迹街头的日子里,有一天突然遇到了一名少女被几个不良少年纠缠。那几个人在街上强拉着这名放学回家的少女去「跟他们玩玩」。于是关光彦冲上去打跑了那几名不良少年,解救下了这名少女。仔细一问,原来女孩比他大一岁,正在上高三。于是顺理成章地,关光彦便与她开始了交往。每天下课,关光彦都会准时出现在少女所在的高中,送她一起步行回家。而那名少女,也一直以为关光彦是一名品行端正的好青年。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关光彦在那一片社会青年中的名气越来越大,他的名字也传到了少女所在的学校,并且通过同学和老师的关系,少女的父母知道了女儿正在跟一名不良青年交往的事情。于是趁着放暑假的机会,少女的父母将她安置在了农村的老家,阻止他们继续见面。而年轻气盛的关光彦,在一个早晨冲进了少女父母的家里,拿着菜刀威胁她的父母说,如果不把女儿的下落告诉他,他便会杀了他们全家。

     

    警方在接到报案后迅速逮捕了关光彦,以「非法持有管制刀具」的罪名起诉了他。在少年犯法庭上,法官念他初犯,于是判处在家禁闭两个月。因为这件事,关光彦所在的私立高中便正式开除了他的学籍。

     

    =========== 初次暴力伤害事件 ==========

     

    被开除后的关光彦,在家中也和母亲与弟弟并没有太多共同语言。为了离开家独立生活,他尝试过去搬家公司打工,为了送外卖而去学了骑摩托和开车,最后开始在外公开办的鳗鱼饭店里送外卖,同时开始学习烤鳗鱼的手艺。到了晚上,他便到夜总会里当服务生。就在这段时间里,他开始结识一些混迹于风月场所的女孩子,也开始向往那种纸醉金迷的生活。(话说难道连这个也遗传吗?)

     

    在外公的店铺里当学徒工的关光彦,看似过的是「少掌柜来店里体验生活」的生活,然而并不一帆风顺。因为是身份仍然是学徒,所以他拿到的工资,每月仅仅有几万日元而已,这显然不能满足他想要的那种生活。于是在一天晚上,他趁店铺打烊的当口,去收银台偷走了当天的全部营业收入——120万日元。之后在核对帐务的时候,外公和店长都发现了这笔不翼而飞的钱,于是便调出了当天的监控录像,最终发现了是自己的亲外孙所为。

     

    大发雷霆的外公当即叫关光彦来家里训话。但毕竟因为年事已高,外公之后便高血压发作,吃了药后便早早躺下休息。当关光彦来到家里的时候,他看到爷爷当时正躺在屋里静养,便恶向胆边生「我踢死你这个老不死的!」。一脚踢下去,直接把爷爷的左眼踢瞎,面部严重骨折。

     

    这样一来,18岁的关光彦也就被顺利地扫地出门,再次成为了混迹街头的一名混混。此时离他犯下灭门血案,还有大约一年时间。

     

    虽然又成了一名混混,但「关光彦是大少爷」的传闻早已遍布他身边的圈子。于是为了讲究排场,他贷款买了一部「丰田Crown Majesta」——这在当时也是豪华轿车的代表作,地位仅次于同样属于丰田的Lexus。因为母亲与父亲在积极准备再婚,于是憎恨父亲的他决定搬出自己家,在千叶县的船桥市租了一套公寓自己住。而租公寓的钱,则来自于外公和母亲的资助。

     

    =========== 恶魔崭露锋芒 ==========

     

    1991年9月,灭门惨案发生的半年前,关光彦的残暴性格开始逐渐崭露出来。尽管他之前也在家中殴打过母亲、弟弟和外公,但对于外人进行严重的暴力侵害,这才刚刚是个开始。

     

    9月7日,他在开车时因为前车在并线后,突然减速「别了」他一下,于是他立刻怒气冲天地加速抄到那辆车前,将其逼停在左侧路边。随后他下车后拿出车上的金属棒球棍,砸碎对方驾驶座侧的玻璃后,将那名驾驶员从窗户里拖出车外,照着后背猛击几棍。随后警方在家中找到他,以故意伤害的罪名进行逮捕。因为没有造成严重的伤害,于是在他缴纳了罚款和赔偿之后,被直接释放。

     

    11月30日,夜间行车时,因为他心不在焉开得很慢,于是被后车用大灯晃了几下。他一脚急刹车,让后车撞上了自己的车后,等对方的驾驶员下车查看损伤时,他冲到对方身边一阵拳打脚踢,并用金属球棒照着对方身体一阵乱打,将对方打至昏迷,并抢走了对方的驾照。随后他驾车逃逸,这件事也是在事后警方对照口供和报案记录时才发现的。

     

    12月23日,前车在驾车并线时,不慎刮蹭到了他的前车灯。于是他在示意对方停车后,强行坐进了对方的副驾驶室,掏出小刀后对对方的驾驶员一阵乱捅,造成对方重伤,并且抢走了对方的驾驶证。随后逃逸。

     

    1992年2月11日,他在夜里开车经过城区时,看到路边一名正在步行的女孩。于是他停下车,跟那女孩搭讪,但遭到了对方轻蔑的对待。他打开车门下车,抓住那女孩的头发便照着脸部用拳头猛锤,打得女孩鼻梁骨骨折,满脸是血。之后他把女孩塞到车里,开回自己租住的公寓,强奸了那名女孩后,将其丢在郊外后扬长而去。女孩随即报警,但由于惊吓过度以及脸部出血影响了视力,女孩并没有看到他的车牌。这起案子是关光彦被逮捕后,自己交待罪行时,警方才找到了吻合的报警记录。

     

    根据关光彦本人供述,他做这些暴行的时候,都是「我在教他们怎么开车」,「因为他们做了错事,所以我要好好教育他们」。在问道那起强奸案的时候,他说:

     

    「半夜还穿得那么骚在街上走,这女人本身就不是什么好货色。我在跟她问话的时候,那种看不起人的眼神和态度,就让人气不打一处来。所以我就好好教训了她一顿,让她以后别那么狗眼看人低!」

     

    一面做着公然践踏法律和道德的事情,一面又给自己挂上了「教育者」的面具,关光彦与我们之前聊到的神奈川县植松圣残杀多名残障人士的案件多么相像!

     

    紧急插播:日本神奈川残障人士大量被杀事件

     

    ==========================

     

    而关光彦又是如何犯下灭门血案的呢?

     

    不不不,这次没有「我们下次再说」。你们放心,Rita已经批评过我了。

     

    1991年8月,关光彦在船桥市的一家菲律宾酒吧(Philippine Pub)里,认识了一名菲律宾陪酒小姐,随后两人便开始同居。

     

    菲律宾酒吧是一种专门供菲律宾女孩提供陪酒服务的酒吧。与普通的日式酒廊(Cabaret Clubキャバクラ)相比,费用低廉很多,而且菲律宾女孩独有的异国气质和奔放的性格,很受日本男性的青睐。在这样的酒吧消费,一小时的收费从1000-5000日元不等,加上给女孩的小费,也比动辄几万日元的日式酒廊实惠得多。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不过,日本人对于菲律宾、泰国这些东南亚国家女孩的审美,我自己是看不太懂啦...

     

    日本有数量相当之多的菲律宾酒吧,原因在于80年代中期,日本国内泡沫经济的快速增长,导致了大量的酒吧、宾馆开设了大量的夜总会、歌舞秀等等场所。而为了给这些场所提供演出人员,日本给大量的菲律宾女性颁发了「艺术交流」的签证,而这样的签证可以让这些菲律宾女孩在日本工作一年,并且不用上税。于是就有了大批菲律宾年轻女性申请这一签证,峰值期每年菲律宾会向日本输送7万名左右的「演艺从业者」。

     

    大部分菲律宾女孩在一年期满后,会回到菲律宾,之后再寻找出国打工的机会。而其中有少部分外形条件较好的女孩,也会在日本找个丈夫,就此定居。

     

    而这一风潮到现在也并未停止,因为有「大概」合法的工作签证(艺术交流或者表演签证,已经在2005年开始严控,目前大部分菲律宾女孩的签证已经是「短期访问」,但警方很少过问),所以来日本打工挣一年钱,已经变成了很多菲律宾女孩的「必经之路」。相对来说,中国、韩国、越南、巴西等国的赴日人员,因为各种签证的限制,导致了「正经公司上班」和「一心打黑工」的两极分化现象,这是题外话。

     

    关光彦认识的这名女孩,在1991年10月签证到期后便返回了菲律宾。而不死心的关光彦便在10月追到了菲律宾,并且跟她在当地登记结婚。然而因为日本不承认本国人在菲律宾的结婚登记,因此关光彦便要求那女孩再回到日本,跟他在日本再次进行结婚登记。于是1992年1月,这名菲律宾女孩便回到了日本,跟关光彦在千叶县船桥登记完婚。不久之后她便被查出怀有身孕,于是她就只身回国,在菲律宾待产。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刚刚跟她完成登记结婚的关光彦,此时又搞上了另外两名菲律宾女孩。1992年2月6日,关光彦在同一家菲律宾酒吧里,跟店里两名刚来的女孩聊得起劲,于是便提出带她们两人出去兜风,女孩们欣然同意。然而关光彦在兜风之后,却强行把这两名女孩带回了自己的公寓。两名女孩提出想要回店里,但关光彦当时便怒不可遏,殴打了这两名女孩。在之后的两天时间里,关光彦对她们进行了殴打和强奸。两天后,女孩们从关光彦的家里逃出,回到了那家菲律宾酒吧,跟经理说明情况后,经理便联系了黑社会来了结此事。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

    2月10日,两名黑社会团员找上了关光彦的家门,一番砸门之后,关光彦躲在家里不敢露面,于是两个人便到楼下将关光彦的皇冠Majesta的车窗砸了个稀碎。

     

    ============ 惨案的种子 ===========

     

    2月11日夜里8点,关光彦趁着夜色,把自己车窗都被砸碎的轿车开了出来,找到了一家维修店更换了玻璃。他开车跑在回家的路上,心里很是气恼,之后他便在路上遇到了前面我们所说的那起强奸案的受害人。为了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他殴打了那名女性,并且带回家强奸了她。

     

    2月12日凌晨,他把那名被强奸的女性丢在了船桥市的郊外,开车回到自己的公寓。然而当他刚刚走出车门,早已蹲守在此的黑社会团员一拥而上,把他掀翻在地后一顿拳打脚踢,随后把他塞进面包车里,带到了团伙的办公室,面见老大。而老大只是慢悠悠地撂下一句话:

     

    「给店里造成的损失,你必须赔偿300万日元(大约20万人民币),否则就要你的一只右手。期限一个月,你看着办。」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

    (山口组六代目组长 司忍)

     

    12日夜里10点,开车出来散心的关光彦,突然看到车左侧的便道上,有一名骑着自行车的少女。他当时便迸生出一个想法:「我要强奸她!」于是他假装在拐弯时没有控制住车速,趁少女骑车经过路口的时候撞翻了她。

     

    被撞翻的少女名叫柳泽翼,时年15岁。她当时是在家写作业时恰巧自动铅笔的笔芯用完了,于是骑车出门去便利店买铅芯。未曾想,这次遭遇,给她全家带来了没顶之灾。

     

    「怎么样?受伤了吗?」关光彦走下车,看到被撞翻在地的小翼,以及已经被撞变形翻在一边的自行车,假意关心地上前问道。

     

    在看到少女的手掌和膝盖都摔破流血之后,他马上提出要带她去医院处理伤口,于是顺理成章地将柳泽翼带上车,驶向了船桥市的医院。在医院简单包扎之后,他扶女孩上了车,在驶离船桥市区,开往行德的路上时,关光彦突然掏出了早已藏在兜中的匕首,伸向了女孩的脖子:

     

    「要是不想死的话,就乖乖让我爽一爽。」

     

    小翼开始还想反抗,但关光彦马上用匕首划伤了她的面颊和手背。被吓傻的小翼,之后便任其摆布,带回了关光彦在船桥市的公寓,遭到强奸。关光彦为了威胁少女,记下了少女随身携带的学生证上的姓名和住址,并且跟她说:「如果你敢报警,我就杀了你全家。」

     

    而就是这一个细节,给少女之后的人生,留下了无法磨灭的伤痕。

     

     

    ============ 惨案的发生 ============

     

    在之后的三周时间里,关光彦的公寓门前总是徘徊着几名黑社会团员,他也一次次被黑社会当面逼债。眼看一个月的期限就要到期,而黑社会也越逼越紧,关光彦已经变得有家不能回了。走投无路的他,翻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突然,他看到了两行字:

     

    柳泽翼

    千叶县 市川市 幸二丁目 5番1号 C幢804室

     

    于是他就突然想起了,三周前,他强奸的那名百依百顺的少女...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

    (惨案发生的大楼)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罪案现场的804室门外)

     

    3月5日下午5时许,关光彦来到了柳泽一家居住的804室门外,按下门铃,来应门的是小翼的奶奶,柳泽顺子,83岁。

     

    「请问是哪位?」

     

    「我是大楼物业的,来检查您家的煤气管道。」

     

    柳泽顺子打开门锁,人高马大的关光彦一把把门推开,将柳泽顺子推倒在地。他用刀抵在顺子的胸口,让她说出家中的存折在哪儿。然而顺子却坚决地拒绝了他,并且开始喊叫「救命」。关光彦一把拉过边上的电线,用电线生生勒死了柳泽顺子。他把尸体拖到里屋,然后自己坐在客厅里,静静地等着这家的其他家庭成员回家。

     

    晚上7点,柳泽翼和她的母亲柳泽照夜,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回到家中。关光彦躲在厨房中,手握菜刀。小翼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母亲则开始准备洗手做饭。这时光彦拿着刀从厨房冲了出来,一把捂住母亲照夜的嘴巴,对她说:「乖乖趴下,不然就宰了你!」

     

    照夜顺从地照办了,在厨房门前用膝盖和手支撑着,趴在了地上,后背对着关光彦。关光彦手起刀落,从背后刺穿了她的心脏,母亲当即毙命。

     

    听到了响动的小翼,从屋中走出来,却看到了一个强奸过自己的男人手握尖刀,喷了一脸的血。而自己的妈妈趴在地上,尚未死透的肢体还在颤动着,地板上鲜红的血液从她的身体里涌出来...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正常人在看到这一幕时会如何反应。但小翼当时是被吓晕过去了。

     

    关光彦扇了小翼一顿耳光,把她打醒,然后命令她一起把尸体抬到阳台上,再把地板上的血迹擦干。被吓呆了的小翼一一照办了,一边默默地流着眼泪,一边静静地擦拭着自己母亲在地板上留下的一大滩血迹。

     

    半个小时之后,保姆把还在上幼儿园的妹妹,柳泽宇海送到了家门口。宇海跟保姆说再见后,便一个人打开了门,走进了家门。她看到姐姐满脸泪痕,身边站着一个不认识的大哥哥,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而是吵着肚子饿了,坐在了客厅的桌子旁。

     

    为了不让小孩吵闹,于是关光彦命令小翼去做晚饭。小翼木讷地做好了咖喱饭,然后三个人围在桌前,吃了这顿匪夷所思的晚饭。宇海看到了在里屋被放在地板上的奶奶的尸体,却以为奶奶是睡着了,于是自顾自地说:

     

    「奶奶都睡觉了啊,那宇海也去睡觉了。」之后就自己走进了屋里,在地上铺好被子,躺在了早已被杀害的奶奶身边睡去了。

     

    这时关光彦又想起了抢劫的事情,于是开始逼问小翼存折和印章存放在哪里。本以为抢了钱就会离开的小翼,此时已经忘记了抵抗,只好实话实说:「存折和印章都只有爸爸和妈妈知道放在哪里,爸爸过一会儿就会回家。」

     

    「既然如此,那就再让我爽一下吧。」

     

    禽兽不如的关光彦,一把把小翼推翻在地,开始强奸小翼。而就在他发泄兽欲的时候,小翼的爸爸,柳泽功二回家了。

     

    「老婆我回来了!」刚刚喊出这句话,功二走进客厅,却发现女儿在被一个陌生的男子强奸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关光彦已经拿着尖刀冲到了他的面前,一刀刺向他的左肩,把他刺翻在地。光彦疯狂地用脚一次次踢向已经摔倒在地的柳泽功二,大喊道:

     

    「我是黑社会!你惹到我们了!!」

     

    「拿300万出来,现金也好存折也好,不然就杀了你全家!!」

     

    功二为了防止关光彦伤害到自己的家人,于是便拿出了家中全部的现金和存折,总共有大约130万日元的样子。

     

    「别耍滑头!你家里肯定还有钱!都拿出来!」

     

    被逼无奈的父亲功二,只好跟关光彦承认:

     

    「家里的钱就这么多,不过我的公司那边还有一些存款,但是存折和公章都在公司。」

     

    「那我去取!你别想玩花样!」已经陷入疯狂状态的关光彦一边让小翼给她父亲的公司打电话,说有急事要去拿存折和公章,一边把受伤倒在一旁的功二捆在了椅子上。他拿刀威胁着小翼跟他一起出门,并且跟功二说:「看好了,你女儿在我的手上。如果你敢报警,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关光彦拿刀胁迫着小翼坐上了他的车,之后他便带着小翼飞驰到了她父亲的公司楼下。

     

    「上去不要废话,拿了存折和公章就给我乖乖下来。如果超过10分钟,那我就回家杀了你爸爸和你妹妹,听懂了吗?」

     

    小翼头脑一片空白地坐电梯上楼,来到了父亲的办公室,从还在加班的员工手中拿到了存折和公章。公司里的几名尚未下班的员工,看到小翼的脸色异常,便关切地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担心家里父亲和妹妹安危的小翼,不敢逗留太久,便跟公司的人们解释道:「我爸爸写的文章,招惹到了黑社会,他们来家里索要赔偿金了。」之后便匆匆地回到了关光彦的车上。关光彦在回去的路上,把车停在了一处情人旅馆里。他把小翼带到房间,先细细查了一遍几本存折的存款余额,大约有3000多万日元。之后他就在这间旅馆里,再次强奸了小翼达三次之多。此时已经是3月6日的凌晨了。

     

    他把所有的存折和公章都拿在手里,对完全处于木然状态的小翼说:

     

    「我先回你家等你,你从这里走回家去。如果你敢报警的话,你爸爸的命就不保了,知道吗?」

     

     

    =================================

     

    在早春的一片迷雾的清晨里,一名少女眼神空空地走在街上。她心中究竟是充满了对刚刚失去的奶奶和妈妈的怀念,还是对尚在家中生死未卜的父亲和妹妹的挂念,或是对这名毫无人性的凶手兼强奸犯的憎恨,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了。但在她充满了身体和心灵的痛苦的这一天里,所经历的惨剧还没有结束。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

     

    天已经大亮的时候,柳泽翼走到了家门前。她打开门,看到父亲头歪在一边,坐在椅子上。然而当她走近父亲功二,却看到了在他背后有两个血迹已经开始变暗变深的大窟窿... 原来关光彦早一步回到家,进门就用尖刀从背后捅死了她的父亲。小翼当时便惨叫了起来,尖叫声惊醒了尚在屋中睡觉的宇海。她坐起来,哭闹着要妈妈抱抱,而且哭声越来越大。伴随着小翼的惨叫声,关光彦的耐性也彻底耗尽了。他提着尖刀走到宇海的面前,而宇海却丝毫不知死亡马上就要降临在自己头上。看到妹妹马上要遭到杀害,小翼残存的最后一点儿勇气终于迸发出来,她冲向关光彦,一口咬在了他的肩头。

     

    然而身强力壮的关光彦胳膊一挥,便把小翼推开撞到了墙上。之后,他用左手从后脖处拎起了小宇海,把她脸背过去按在墙上,右手噗噗几刀,从背部扎穿了小宇海的身体,便把她的身体扔到了一旁。

     

    他拿着那把杀死了小翼全家的尖刀,走向歪在墙边的小翼,大喊道:

     

    「臭娘们,你想死啊?!想死我就宰了你!」

     

    说罢,便用刀子刺向倒在墙边的小翼。但因为小翼瘫倒在地,关光彦连刺几刀都没有扎到要害。短短几秒的时间,对小翼来说,俨然是活在地狱里的几个世纪。就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她生命中那些最重要的亲人,一天前大家还在一起其乐融融的一家人,便先后惨死在这名人面兽心的凶手手里。妹妹还没有完全断气,小手小脚就在地上无助地挣扎着,嘴里还在喃喃地说着:「姐姐,我好疼啊... 妈妈,妈妈救救我...」然而她那一双眼睛,已经渐渐失去了神采...

     

    凶手的刀子还在不断地往自己身上刺着,小翼想着「我也快死了吧」的时候,警察突然从阳台上破窗而入。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

    关光彦此时完全被这突然的变化惊呆了,他忘了自己手中还紧紧捏着的尖刀,也忘记了自己全身被喷射上的血迹,顺着手指还在往下滴落着年仅四岁的小宇海的鲜血...

     

    「不,不是我干的!」

     

    「我早上来女朋友家找她,结果就看到了这一地的血迹和死尸!还有这个女孩手里拿着刀子!真的是她杀的,不是我!」

     

    关光彦最后的谎言,却愚蠢地让人笑不出来。

     

    1992年3月6日9时36分,关光彦被以杀人嫌疑现行犯的名义,直接正式逮捕。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

     

    死亡名单:

     

    柳泽顺子,83岁。

    柳泽功二,42岁。

    柳泽照夜,36岁。

    柳泽宇海,4岁。

     

    ============= 审判 =============

     

    1992年10月27日,在检方经过了7个多月缜密的调查取证后,对关光彦提起公诉。因为关光彦在犯罪时仍属未成年人(日本法律规定,年满20周岁方为成年人),案件初审被指派给千叶县民事法庭审理。但法官在审理过程中,认为本案虽为未成年人所犯,但犯罪事实极其恶劣,于是重新发回给千叶县检察院,要求呈送千叶县地方法院刑事庭审理。

     

    在此之前的1991年7月12日,另一件震惊整个日本的恶性杀人案也得到了最终的审判。那就是在我国都大家耳熟能详的「绫濑女高中生水泥杀人事件」。尽管几名犯人用各种令人发指的方法虐待并杀害了一名无辜的女高中生,但由于所有犯人都是未成年人,此案的审判结果是最长20年的有期徒刑,无一人受到死刑的审判。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在这一事件中,被虐待杀害的女高中生,古田顺子)

     

    是的,我们下一篇便来写一写这个事件:「绫濑女高中生水泥杀人事件」。相信我的描述可以给各位一些全新的视角和细节。

     

     

    而受到这一审判结果的影响,关光彦对于自己所犯罪行,显得毫不在乎。在看守所里,他还放出了这样的言论:

     

    「(那群家伙都没被判死刑)我更不用担心了啊。」

     

    「日本的法律怎么会给未成年人判死刑呢?」

     

    「反正也没多大的事情,顶多蹲几年少年管教所呗。」

     

    「快点儿把我放了吧,反正你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啊。」

     

    而关光彦的母亲,在他被逮捕之后,想到他几年后被释放后的生计,还把大学函授教材、吉他演奏指南等等书籍送到了看守所,让他这段时间自学用。

     

     

    ============== 死刑 =============

     

    1994年8月8日,千叶县地方法院刑事庭开庭,法官神作良治宣读宣判书:

     

    「被告关光彦,本案之前已经有多起伤害事件指控。在本案中,被告所犯罪行极其残虐冷酷,以抢劫为目的,却亲手杀害一家四人,并在无视被害人心情的情况下,多次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强奸了柳泽翼,泯灭人性。实属我国迄今为止闻所未闻的恶性犯罪。证据确凿,犯罪过程及动机清晰,本庭支持检方提出的求刑建议,宣判被告关光彦死刑。」

     

    对未成年犯人宣判死刑,这是自1979年的「永山则夫枪击案」以来,15年间未曾有过的判例。

     

    关光彦认为死刑量刑过重,当庭提出上诉。

     

    1996年7月2日,东京高级法院宣布驳回关光彦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的死刑判决。

     

    关光彦坚持认为量刑过重,自己罪不该诛,便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2001年12月3日,日本最高法院宣判,驳回上诉请求,维持死刑原判。

     

     

    ============== 尾声 =============

     

    关光彦的死刑已经完全确定,没有翻案可能。然而因为最高法院尚未对死刑执行核准,因此目前关光彦仍然处于关押之中。自1992年3月6日他被逮捕以来,他已经在看守所中度过了24年零6个月。

     

    对这个世界来说,他的生命早在24年前就已经停止了。这24年的关押时间里,他所能活动的范围,只有那个不足10平米的牢房。没有网络,没有报纸,没有杂志,他所能接触到的,唯有那些早已成为尘封的历史的书籍。就像他的人生一样,从19岁那年开始,他的死活便对任何人都失去了意义。

     

    很多人对日本的这种长期关押死刑犯的做法感到不解,但我大概可以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如果说从入狱起,这个人便被强行从社会生活中剥离了的话,那么在牢房中度过的这24年,足以让一个人感觉到生不如死一般的寂静且无聊了。

     

    尤其是想到自己死后,留不下墓碑,也留不下任何挂念他的人,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湮没在空气里,作为一个被人不齿的杀人魔鬼,背负着这样的罪名消失在世上。这真的是一种噬人灵魂的恐怖的刑罚。

     

    柳泽翼,在短短16个小时里失去了自己全部亲人的不幸少女,事件后短期前往美国接受心理治疗,之后回到了母亲的老家熊本,读完高中后考入东京大学,毕业后赴欧洲留学。2004年28岁时与芬兰男性在欧洲结婚,在芬兰定居,嫁人,生子。

     

    目前已没有人知道她确切的下落。

     

    怀上了关光彦孩子的菲律宾女性,在1992年8月生下男婴一名。目前母子二人住在东京的江东区,靠关光彦的母亲供养生活。

     

    事件发生的公寓,千叶县市川市幸二丁目5番1号C幢804室,在事件后三年内都处于空房状态。目前已有新的住户搬入居住,但租金仅为同楼同样户型的一半价格。

     

    在公寓大楼的外面,常年有人供奉鲜花,以安慰那几名屈死的灵魂。

    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

    上一篇:中美大国博弈:必有一战还是共同演化 下一篇: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热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