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扫哦 - 移动生活导航

  • 美食
  • 健康
  • 影音
  • 时尚
  • 运动
  • 教育
  • 女性
  • 趣玩
  • 科技
  • 旅行
  • 美图
  • 阅读
  • 财商
  • 纪实
  • 香车
  •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内容 > 纪实 >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2016-09-06  |  城市数据团  |  微信号:metrodatateam

    作者:团支书

    数据来源: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银联智惠研究院

     

    “看病贵”和“看病难”是我国民众对医疗的普遍认知。

    1. “看病贵”问题能解决吗?

     

    虽然在与世界各国的横向比较中,我国的医药费用并不算高。但与国民的收入水平比起来,确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根据《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5》,2014年,全国公立医院门诊病人次均医药费为221.6元,住院病人人均医药费为8290元。假如以同年全国城镇居民的平均工资56360元/年为基准,则一次门诊要花掉月收入的5%、一次住院要花掉年收入的15%。

     

    当然,这只是平均情况。如果不幸罹患大病,花掉好几年乃至毕生的积蓄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那么,医药费用是怎么构成的,所谓“看病贵”到底贵在哪里?

     

    仍然采用2014年的数据,我们将患者的医药费用拆开来看: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很明显,药费是患者医疗支出的最主要部分,占据了门诊费用的49%和住院费用的39%(其他类费用包括挂号费、治疗费、住院床位费、卫生材料费、护理费等)。

     

    没错,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和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药品收入都是我国医院最大的收入来源,请看下图: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由图可知,全国公立医院49%的医疗收入和44%的总收入都来源于药品(这个比例在2014年之前更高);而财政补助、检查费、治疗费等其实只占很小的一部分。

     

    接下来,我们还可以将各级医院分别比较(仅统计有评级的公立医院):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显然,三级医院凭借其雄厚实力和优质资源,“自给自足”程度最高(医疗收入占总收入的91%);而一级医院的医疗收入占比仅为81%,对国家财政补助的依赖性较大。但是,就药品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而言,不同级别的医院都在38%左右。

     

    那么,医院到底从“卖药”中获得了多少收益呢?

     

    计算结果表明,各级医院都从卖药中获利。其中,三级和二级医院的药品利润率较低,但也有14%,而一级医院更是高达24%。

     

    那么,是不是把药价降下来,医药费就能降下来了呢?

     

    其实,早在2005年,逐步废除医院的“药品加成”、破解“以药养医”,已经成为医改的重要目标。在各类公开报道中提到,我国已经陆续在安徽、江苏、浙江、福建等四省的部分城市公立医院试点,实现药品零差率销售;而全国更多的医院则被要求控制药品总价,即医生给患者开药的均价必须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效果如何呢?药费降下来了吗?请看下图: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如上图所示,从2010-20114年,医药费中药费所占的比例在缓慢地下降。

     

    然而,当我们来看总的医药费用的变化趋势时却发现,从2005-2010年,无论是门诊还是住院费用,每年均有7%左右的涨幅。即使考虑到通货膨胀率、物价上涨等因素,医药费用不说上涨,至少是没有下降。

     

    这是为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由药品利润下降带来的损失,医院需要从其他方面得以弥补。比如提高挂号费、检查费、手术费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项目。换句话说,药费降低,医费上涨,而医药费的总数并没有降下来。

     

    现实地去看,毕竟我国绝大多数医院都是不盈利的、甚至是亏损的。来看下面这张图: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没错,尽管药品有着较高的利润,但医院的总利润率并不高:4%左右的总盈利也就刚刚跑赢通货膨胀吧。不仅如此,各级医院的总利润额都比药品利润额要少得多。这意味着,医院从卖药中获得的利润中的很大一部分,要用于其他方面的支出。

     

    那么,医院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呢?是穷了医院、富了医生吗?

     

    根据国内某知名医疗论坛的调查数据,2012-2013年,中国医生平均年收入仅为6.7万元;即使是一线城市三甲医院的医生,平均收入也只有11万。——对于一个高学历、高技能、重经验的职业来说,这个收入水平实在说不上高,与国外同行比起来更是少得可怜。

     

    事实上,“药品成本过高、人力成本过低”是我国医疗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下面这张图展示的是2012年平均每所医院在药品和人员方面的支出额比较(万元):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显然,医院在人员方面的投入比药品采购费用还要低。而这还只是药品,如果算上医院在医疗器械方面的投入的话……

     

    不过,随着近年来各级医院纷纷降低药费、提高医费,医生 “人不如药”的现象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

     

    不过,普通民众想要医药费便宜下来,短期内恐怕是不可能的。长期……应该也是不可能的。

     

    2. “看病难”问题能解决吗?

     

    “看病难”体现在就诊过程的多个方面:附近没有好的医院、找不到信任的医生、医院人太多……

     

    其中,由于“人多”的影响最为直接和显著(包括挂号难、排队等待时间长、医患交流时间短、住院床位紧张等),我们选取了“就诊人次数”作为“看病难”问题研究的切入点。

     

    哪里看病最难呢?

     

    我们设计了“看病难指数”=年诊疗人次数/执业医师数量

     

    这个指标的更加直观的含义是(但并不完全准确):一个医生一年要看多少个病人。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4年全国医院诊疗人次数为76亿,居民平均就诊次数5.6次;执业医师283万人。

     

    由此,我们计算得到2014年全国的看病难指数为2597。换句话说,平均每个执业医师一年要接待2597人次的就诊病人(由于各科医生的工作时间相差极大,我们无法计算平均每个医生每天接待的病人人次)。

     

    分省比较的话,结果如下图所示: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可以看到,上海、广东和天津的看病难指数分获前三名。其中,上海的看病难指数高达4101,平均每个医生一年要接待4100人次的病人!相对而言,一个北京医生一年要接待的病人人次数仅为2677,在全国处于中间水平。

     

    为什么上海、广东、天津看病这么难呢?是因为医疗资源配置不够吗?

     

    我们再来看看各省按常住人口计算的每千人口执业医师数: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由图可知,帝都以3.72的千人口执业医师数名列第一,甩第二三名好几条街。可是,上海好歹也排进了前三,按理说应该是全国医疗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啊?为什么会成为看病难的第一名呢?

     

    事实上,许多地区都存在“医疗资源丰富程度”与“看病难程度”的某种错位。

     

    假如以“执业医师年均诊疗人次数”代表地区的医疗服务需求大小,以“每千人口中执业医师数”代表供给,则我们可以设计一个指标,用于衡量医疗资源供需的错位程度: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可以看到,从供需错位的角度,资源最为紧张的恰恰是千人口执业医师数量最多、资源本该是最充裕的上海、浙江和北京。

     

    显而易见,这些都是中国经济最发达且医疗资源最丰富的地区,而这很可能意味着全国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最先进的治疗手段。

     

    从我们能够掌握的数据,很难对医疗资源的优质程度进行衡量。但是,我们可以发现,医疗资源的供需错位程度与地区的人均GDP之间存在着显著的相关性(相关性指数为0.7846,sig=0.0000):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如图所示,经济越是发达的地区,医疗资源的相对紧缺度越高;经济越是落后的地区,医疗资源越是相对富余。

     

    这种错位的形成,有两个重要的原因。

     

    其一,过度医疗。过度医疗是指医生提供的超出医疗需要的服务,包括过度检查、过度用药、过度治疗等。造成过度医疗的原因大致可分为三类:医院“自负盈亏”的运营机制导致其需要从患者身上获取更多的利润,医患关系持续紧张导致医生越来越不敢轻易做出诊断,患者收入水平提高导致对医疗服务越来越高的要求。

     

    “过度医疗”的程度很难用数据量化,但我们可以用各级医院就诊人数变化情况从侧面稍作印证: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2014-2015年,三级医院院均诊疗人次数增加了5.4%,一级医院则减少了5.4%。这显然不是因为大病患者越来越多,更合理的解释便是患者对更好的医疗服务诉求的增加。

     

    医疗资源错位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异地就医的增加。城市的医疗资源配置往往以常住人口数量为基准,而对于发达地区来说,对外地患者考虑不足将容易导致医疗资源紧张。

     

    据“上海政务”网站的一篇报道, 2011年,上海外来就医门急诊人次占全市门急诊总人数的4.3%,占出院人数的22.5%。而在三级医院,外来就医门急诊人次和出院人次占比分别为8.2%和30.8%;部分知名度高、技术力量强的三级医院,出院人数中外来就医占一半以上。

     

    为了缓解经济发达地区和三级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紧张问题,需要政府、医院、患者多方协作,从医疗资源配置、医疗资源纵向整合、医院运营机制、医患关系等多个方面做出努力。而这显然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综上所述,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看病难”问题将继续存在。

     

    3. 看病又贵又难,我们该怎么办?

     

    尽管看病贵、看病难的大环境很难改变,但我们可以通过个人医疗数据了解若干细节,从而制定就医方案,做一个聪明的患者。

     

    我们使用的个人医疗数据来源于“银联智惠研究院”提供的2015全年上海公立医院线下刷卡交易数据,经数据清洗后,保留了200万张卡的500万条个人医疗线下刷卡交易流水信息。

     

    通过整理分析这些数据,我们为大家提供了两个看病的小小建议。

     

    首先,挑人少的时间去医院。

     

    什么时候医院人最少呢?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一周七天就诊人数依次递减的趋势实在太明显了!不过,考虑到很多医院的很多科室周末都不营业,周五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一定要在周一周二看病,也可以挑一个人少的时间段: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如图所示,就医人数有两个高峰,上午8-10点和下午2-3点。总而言之,下午三点以后去看病大概是不错的。

     

    这样,看病难的问题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缓解。

     

    那么,看病贵呢?

     

    尽管社区医院和一级医院价格更为亲民,但不去三级医院就不放心怎么办?

     

    那么,去最便宜的三级医院吧。

     

    我们对三级医院进行了另一种分类:人民系(上海市第X人民医院)、高校系(XX大学附属XX医院)、部队系(解放军第X医院)。

     

    哪类医院更便宜呢?我们来比较一下上海各类三级医院每位患者2015年全年在该医院的线下刷卡平均交易额: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尽管我们的交易样本中不包含医保卡和现金支付,使得交易额不具有绝对的说服力,但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人民医院为人民!

     

    所以,如果你不幸抱恙,就请选择周五下午三点的人民系医院吧!

     

    此外,如果因为大病来到一线城市就医,在身体恢复到一定程度、医生许可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回家接受后续治疗。毕竟,外地就医真的要多花好多钱。

     

    看病贵看病难,我们该怎么办?

     

     

    看到这里,可能您已经呵呵了:这些建议纯粹是数学游戏,太扯淡了!某专家就只有周一周二坐门诊怎么办?下午三点还能挂上号做上检查?不是迫不得已我乐意去外地医院烧钱?

     

    您说得很对。

     

    对于看病难看病贵这件事情,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实在要说有的话,那就是:

     

    调整作息、注意饮食、勤加锻炼、不要生病!

     

    注:

    1.本文为城市数据团与银联智惠研究院联合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本文的主要数据来源是《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3、2015)》和银联智惠研究院(ups-yanjiuyuan)的线下交易统计性数据。后者不涉及个人隐私,符合银联智惠数据安全规范,涉及的人数和金额均有一定程度的汇总和模糊,不体现任何具体消费数据。文中的医生收入调查来源于丁香园。

    上一篇:市川一家灭门案:19岁的恶魔 下一篇:漂洋过海来骗你!13个超火美国传销骗局+350个传销盘,央视都点名

    热门公众号